《瑜伽》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 扫一扫!更多资讯 ]
Svastha 101|“克里希那玛查亚是让我背痛的原因!”


撰文|A.G.莫汗、加内什·莫汉博士

翻译|许淑娟

编辑|Elinor


编者按

都说练瑜伽能疗愈身心,那为什么练完又痛又累,一不小心还会练伤?“导致习练伤害的不是瑜伽而是自我”这句话要怎么理解?那些针对各种关节疼痛的调息法和体式,真的有效果吗?如何检验痛点、选择合适自己的瑜伽模式?


我们需要最权威的声音来答疑解惑。在下面的文章中,你将读到包括克里希那玛查亚上师及其晚期重要弟子A.G.莫汉,还有“瑜伽理疗”概念第三代核心传人加内什·莫汉博士的解答。在幽默轻松的案例中,弄明白“瑜伽理疗”到底是怎么回事。


曾经有个学生对我说:“克里希那玛查亚是让我背痛的原因!”我问他怎么可能,因为我的老师克里希那玛查亚在这个学生开始练习瑜伽之前好几年就已经过世了。这个学生回答说:“可是我的老师学习的是克里希那玛查亚的流派!”


克里希那玛查亚跟这个学生之间隔了四代老师。也就是说,他教授的东西,在这个学生学习之前,就已经经历了很多层的过滤:不同的语言表达、数以万计的个体练习方式和丰富多样的个人体验。在这一过程中,克里希那玛查亚授课的关键原则——即教学应该适合于每个学生——明显已经丢失了。



1926年,中年的克里希那玛查亚开始在迈索尔皇宫前教授印度少年高难度体式。但是在他的晚年,这种易于因习练不当而导致受伤的体式教学逐渐减少。



克里希那玛查亚如何为人们无法理解的东西和他们所教授的变异的东西负责呢?而且还是在他已经离世以后?所以,导致这个学生受伤的最直接原因,其实来自他的瑜伽老师和他自己的练习方式!


于是,我就轻松诙谐地和这个学生开玩笑说:“你背部受伤的原因并非是克里希那玛查亚,而是你老师的车。如果他没有车,就无法到瑜伽馆去教你了。”


我建议他对练习方式做一些改变,尤其是他对待呼吸和身体的方式。还建议他找一个愿意了解他身体状态的老师。换而言之,我能做的,就是找到直接导致问题产生原因,并做出改善。



克里希那玛查亚(1888-1989)


在克里希那玛查亚的中晚年,“瑜伽理疗”是他研究的核心。在1984年的一次访谈中,他曾谈到过体式与疗愈之间的关系。以下是完整的访谈问答:


Q:在当今的疾病治疗中,医生会针对某个具体的疾病对症下药。那么依此类推,在瑜伽疗愈中,每种特定的疾病,都有相应的体式“药方”吗?


A:没有。我们并不能说某个体式或者调息法可以治疗某种疾病。毕竟,治疗方针是基于调息法和对食物的限制而制定的:如果没有遵循这些基础限制,那么治疗方法可能也就没有成效了。只有正确地将调息法、体式和食物结合起来,并加以实践,才有可能完全根除疾病。



有“瑜伽理疗(yoga cikitsa)”之称的习练还包括阿斯汤加瑜伽初级序列。虽然实践起来和“斯瓦斯塔(svastha)”有所不同,但是两种流派都为克里希那玛查亚嫡传。上图左一为阿斯汤加瑜伽现任掌门人Sharath Jois,右为斯瓦斯塔瑜伽学院创始人A.G.莫汉。


在“瑜伽理疗(yoga cikitsa)”中,一种疾病对应一个体式或一种调息法的模式是无效的。虽然在哈达瑜伽和《奥义书》中有举例说明,男性和女性分别练习不同的体式似乎有对症下药的作用,而在《哈达瑜伽之光》中也指出,双腿坐立背部伸展式(pascimatanasana)对某些疾病有治疗效果。但这样的理论并不实际,毕竟世界上存在太多不同种类的疾病了。我们在选择任何一种体式作为治疗方式前,也都必须评估身体状况、年龄、国家,以及在怎样的个体上使用等因素。


若瑜伽习练者想要祛除病痛,他必须还要练习“不执(vairagya)”的心态。否则体式疗法不会奏效,旧患仍会再犯。就算配合再多不同类型的调息法,体式也无法实现疗愈效果。




本文撰写者之一,斯瓦斯塔瑜伽学院(Svastha Yoga Institute)的主理人加内什·莫汉博士,将在2018年11月12日至14日亲临上海,主持为期3天的斯瓦斯塔瑜伽理疗入门工作坊

点击报名Ganesh工作坊

在课程开始前,《瑜伽》杂志将连载莫汉老师们出版、发表过的理论知识,包括加内什·莫汉博士主笔的《瑜伽醒言 Yoga Reminder》部分内容。除此之外,我们还将采访两位资深的斯瓦斯塔瑜伽理疗授权老师:柏林整形外科医生Guenter Niessen博士和在以色列执教的前律师顾问Iris Klein。通过他们的讲述,我们会对斯瓦斯塔瑜伽理疗在医疗系统的应用,以及发展前景有更深入的了解。“Svastha 101”系列连载与访谈将于9月30日开始,共8期。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