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 扫一扫!更多资讯 ]
从足底按摩到流瑜伽:4个习练片段,一些台前幕后


乘夜班机离开青岛,抵达南京时已是深夜。


虽然很疲劳,但安顿下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蒙头大睡,而是跑去足底按摩。


作为一名散漫的佛系妇女,直到现在,我都没办美容院或美甲店的VIP卡(拜瑜伽所赐,没在保养上有太过离谱的开销)。倒是因为隔三差五要暴走瑜伽大会,足疗店,成为了生活的新刚需。


“淋漓尽致”,是我对南京按脚初体验的全部总结。师傅的手艺干净利落,一眨眼功夫,就刷刷刷“点”了好几个穴位:“你们广东人和福建人都很受力,又爱慢慢捏,一个穴位往死里按能按好久。我们可不一样,快准狠,脚心脚背基本全用刮的。”


这让我想到日本养生作者龙村修的新书《手指瑜伽——揉揉手指的神奇自愈力》。该书立意十分简单,中国古人也早就参透了,只是龙村老师借用“卡哇伊”的插画,把我们熟悉的道理再诠释了一次:人类手上的穴位不仅对应了全身各器官,还是大脑的缩略图。所以搓揉按压手指,就是一种最容易操作的瑜伽习练。



按照这个逻辑,把足底按摩比作“足底瑜伽”好像也没什么不妥:如果找准穴道“正位”,反复进行揉捏的闽粤派按法是“沐足界的艾扬格”,那南京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连摁带刮,便是“足尖上的流瑜伽”。


只是后来,在Yoga Weekend南京站结束后,我发现自己长久以来对流瑜伽的理解似乎都不怎么完整。体式的流动感和串联的流畅性,或许只是流瑜伽比较显著的特征,而非全部意义吧?


在两天的课程中,我用身体和文字,记录了4个课堂片段,思考了几个平日流瑜伽的习练中,较少关注的侧面。



 i. 流水行船问题 



此处的“流水行船问题”,不是小学奥数经典题型,而是发生在阿斯汤加瑜伽课上的真实启示。


这堂反常的阿汤课,和授课老师出挑的颜一样令人难忘:在长达180分钟的第一序列结束后,我竟然一滴汗都没流。



当然,用汗量大小来衡量习练效率并不科学。排除南京此刻比广州要冷许多的气候因素(课室内气温其实差不多),授课老师减缓了第一序列的“流速”,是导致我练到最后也没出现“爆汗”状态的主要原因:不清楚她是不是故意延长了口令,整个习练节奏都比正常要慢不少。



这一细小的改变很关键。它让剧烈的“万流之源”阿斯汤加瑜伽,不再像条汹涌奔腾的大河,而是如溪水般涓涓细流。


涓涓细流也有涓涓细流的好处,稳定核心就是其中一个。当我来到平日最讨厌的船式(navasana)时,发生了奇迹:连续5次,不仅每一次腿都能伸直,甚至连背也没有拱得太厉害。这在以前从未做到过。


*由西美娜的老师,阿斯汤加瑜伽总院(KPJAYI)现任掌门人Sharath Jois演示的船式


恍然大悟,前半段的练习虽然慢,但也让我处于运动中的身心状态相对稳定。所以当变身“小船”,朝着一连串高峰体式进发时,成功避免了因呼吸紊乱导致的“风浪”;没有颠簸,也没有“翻船”。


感谢西美娜老师,还有她慢半拍的口令课。这让我在习练中理解了“欲速则不达”的哲理,并找到了在流动中保持稳定的方法。



 ii. 海蓝之谜般的男子



圈子里流传着他爱用Lamer(海蓝之谜,字面意思为“大海”)的说法。



为了满足窥探欲,我们邀请这位长着娃娃脸的男老师,在课前玩一回“翻包”游戏。当他大方拉开瑜伽包的那一刻,呈现的现实,其实比传说中更精彩:果真,在他的Prada包里装着两三罐Lamer,还有一些La Prairie。


如此讲究的生活状态,反倒让我更好奇:这样的精致,也会体现在瑜伽教学中吗?他的流瑜伽,会像Lamer一样具有修复效果吗?


作为中国最早的阿奴萨拉瑜伽老师之一,“随心优雅流动”的派系精髓,充分体现在他编排的序列“体式演化编年史”当中。优美的狂野式(camatkarasana)后弯,将体式习练推向了高潮。



至于为什么取这么学术化的主题,他仔细解释道:“这是一套体式步步递进的流动序列,也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旅程。我们首先要把基础的体式做对,不要急着去‘嗨’高难度体式,这不应该是努力的方向。努力错了方向,别人的努力是成果,但你的,就是后果。也不要挑战自我,而是用柔和的方式来成就自我。挑战,其实是勉强的。”



“现代人以错误的姿势久坐不动,也导致了很多的伤痛困扰。很多伤痛并不是练瑜伽练出来的,”在他看来,身体和呼吸的流动,能帮助我们“解锁”坚如磐石的僵硬状态,回归自然的垂坠和放松。而这,才是习练瑜伽的意义。


感谢张鹤老师,还有他Lamer般精致疗愈的瑜伽课堂。


 iii. 菩提的涟漪 



其实在菩提流瑜伽的课堂里,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并不是一系列酷炫的手臂支撑体式,而是Richard和Sara两夫妇,还有他们的瑜伽之家,传递出来的关爱精神。



课程在开始和收尾时,联合教学的Richard和Sara,都会要求全体同学一起围成两个大圈,像一朵大大的涟漪。有意思的是,为了维持圆的美感,热身或结束体式基本上不能自行完成,而是需要依靠身边同学的帮忙。同时,你也要帮助其他同学。


通过互相帮助,不少同学发现像战士三式等比较考验平衡能力的体式,变得容易多了。在和其人的协调过程中,同学们也放下多余的戒备,和陌生人建立起友善的联结。



作为首个把双人飞行瑜伽带到中国的老师,Richard在指导小组练习时,说了一句让我觉得很温暖的话:“辅助的同学虽然没有在做体式,但是必须要有一颗确保他人安全习练的心。这也是在做瑜伽。”



所以,抱着“确保他人安全的心”,我和工作小组的各位成员一起,在课堂进行时,帮Sara和Richard照顾他俩超级可爱宝宝。



虽然错过了体验单腿圣哲康迪亚式(Eka Pada Koundinyanasana)的机会,但内心也是充实的:因为我帮助了别人,所以习练是圆满的。



谢谢你们一家人。互相借力的流动,让我明白“关爱”也是瑜伽的一部分。



 iv.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最后一位老师的出现十分惊艳,说是粉墨登场一点不为过。


她很轻盈,也很妩媚。不像寻常伽人穿着运动感十足的吸汗紧身服,她的打扮很飘逸。所带领的“水元素”序列也很独特,颇为颠覆。



说颠覆,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这和“依样画葫芦”的领课不一样。我们要一边练,一边发挥想像力freestyle。


其实这对于不少瑜伽人来说挺有难度的。毕竟,我们的大脑已经植入了正位原则,还有串联套路等经典模式。这些标准,反而让心灵和四肢在某种程度上十分僵硬。以至于在需要自由发挥时,有点不知所措和尴尬。



这对录像小哥来说同样是挑战:“好难拍啊!大家都在‘群魔乱舞’,角度不好找。”似乎也只有老师一个人,能从头到尾做得轻松漂亮,360度无死角:



其次,即便“水元素”编排柔和,然而我只是练到一半,就已成了个全身湿透的“水人”。和阿斯汤加汗流浃背,大颗大颗汗珠往垫子上掉的情况不同,在练这套序列时,汗是一层一层慢慢渗出来的。练到右边反战士式时,老师说:“此刻,你体内的水元素已经被唤醒了。你会感觉到在鼻尖和嘴唇上,布满了细密的水珠。”


舔了一下湿漉漉的嘴唇,还真是。


不过,她在说这句引导词时,我的脑里却浮现出一句古诗,是杜牧笔下描写南京春色的句子:“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联想?


大概是因为B.K.S.艾扬格大师把身体比作圣殿太深入我心。尽管现场没有四百八十人的恢宏规模,但那么多人一同习练,场面还是挺壮观的:我们微微出汗身体,仿佛是一座座被细雨打湿的圣殿。


感谢美丽又浪漫的龙萍女神。原来流动,可以是一门富有“想像力”的艺术。




Yoga Weekend在今年已去过8个城市了。不出意外,南京应该能排进我最喜欢的站点前三甲。


在这里,我对自己钟爱的流瑜伽有了全新的认识。原来,我可以在流动中培养良好的稳定性,激活疗愈的能量,触发关爱之心,以及拓展无限的想像力。


虽然南京站的主题是“进阶大挑战”,但其实,我在技术上并没有太大的突破,惊喜的反而是能从体式之外的角度,看到了瑜伽更广阔的可能性。


期待三天后的上海站。期待在下一轮的习练中,和新的视角不期而遇。

 



撰文、编辑|Elinor

摄影|Iris 、Andy

视频剪辑|Harrison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