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抗疫、沉淀、直播 | 疫情下的瑜伽老师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20-03-07 11:41:25 内容来源:原创  图片来源:原创  

文章导读

2020年伊始,一场疫情打乱了数亿人的生活,居家不出门成为了大部分人能为社会做的最大贡献。与此同时,人们对提升免疫力的需求,促使宅家健...

2020年伊始,一场疫情打乱了数亿人的生活,居家不出门成为了大部分人能为社会做的最大贡献。

与此同时,人们对提升免疫力的需求,促使宅家健身成为了一种潮流。截至目前,微博上#宅家健身打卡#的话题阅读量超过3.5亿。

据南都报道,拼多多平台的数据显示,1月份以来健身器材销量较去年同期上涨了144%,瑜伽装备订单量是去年同期的3.5倍,瑜伽垫成为健身用品销量第一

在这场如火如荼的「云健身」背后,是大部分瑜伽老师无法开展线下教学、工作受到影响的现状。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们曾提及,全国各地的瑜伽馆都迅速布局,将「战场」从线下转向线上,全面恢复线下预计要到五六月份。

近日《瑜伽》杂志采访了多位瑜伽老师,关于他们是如何度过这一段时间,又有什么思考和行动。

 

一线抗疫

2006年,段先玲在武汉市同济医科大学内开办了自己的瑜伽课堂。成为瑜伽老师之前,她是一名内科医师。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段先玲会和往常一样休馆度过一个寒假,等待开学。然而,1月23日十点,武汉封城,而后她也加入了「抗疫」队伍。

同济医院护理部的主任曾经是她的学生,虽然上过课的次数不多,但课后体验到的平静和安宁却让对方印象深刻。于是,她在第一时间邀请段先玲开设课程。

「因为疫情给人不同程度的心理压力,特别是在一线的人,他们要经受得更多一些。有的人呕吐,有的人难受,有的人失眠,有的人精神压力巨大…」针对有瑜伽基础的医护人员遇到的问题,段先玲会在微信群内提供一些习练序列,他们在练习了之后反馈,症状有所缓解。

课程微信群里从十几人到后来有300多人一起跟着练习,不仅有武汉市的,还有湖北随州、广水等地的一线医护人员。

和闲暇时间足够的大部分人不同,医护人员在岗的时候无法练习,每天十几个小时连续工作,回到酒店隔离后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做体式,因此段先玲会反复推荐修复和冥想练习据介绍,后期加入一线的年轻护士比较多,身体和心理的抗压能力往往不成正比。

「可能身体能扛得住高强度的工作,但心理是脆弱的,特别是在那段时间高峰期,他们面临着疾病、急救、物资的缺损、身边的人死亡的状态,压力是非常大的。」段先玲哽咽道。

曾经做了十年临床医生的她感同身受,「如果是自己,心理反应是怎样的...我和他们是一样的,当下他们最渴望的可能就是情绪的疏导和安抚。」

根据护理部的要求,每天早上九点半和晚上九点段先玲会带领两次冥想课。除此之外,她会在微信群内分享一些音频,让医护人员在工作结束后、睡觉之前去练习,促进睡眠。

2月8日,同济医院护理部在给段先玲老师的感谢信中提及,瑜伽和冥想练习对纾解压力、松弛紧张和改善睡眠作用的明显

为了向医护人员传递更好、更稳定的能量,段先玲保持每日习练,让自己处在最佳状态。

「现在大家从最初的惶恐、应接不暇,到慢慢地坦然接受,镇静下来去应对,这个过程我觉得大家是彼此一起走过来的。」

最近随着疫情好转,冥想引导从每天两次变为一次。虽然开馆日期至今遥遥无期,但她并不焦虑,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停下来

这是一段各行各业被迫停摆的时光,瑜伽行业也不例外。现实层面,对于大部分瑜伽老师来说,由于无法开展实体课程,收入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之前我做线下课程和培训,收入还是比较理想的。但现在线下完全无法做了,所以只能从线上视频这个方面来授课和运营。」国内元素流瑜伽老师何伟告诉《瑜伽》杂志。其他方面,老师们却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因为之前的工作频率,一直是在不停地旋转。这段时间对于我,无论是在瑜伽的方面,生活技能方面,都有所沉淀和思考。」


无法出门的日子,喜欢做饭的何伟厨艺也因此大涨。「以前有的时候可能会吃外卖,但是现在基本上一日三餐,都是自己买菜做饭,或是做蛋糕、甜点。」

疗愈瑜伽老师 Fanny 趁着这个机会开始梳理课程体系。「之前总是有太多事情忙,现在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整理之前学习过的内容,有时间去反省过往的生活,非常宝贵。」教了十余年瑜伽,Fanny 对当下并没有太多担忧,学习过各个流派的她如今希望朝着一个方向钻研得更深入。

近些年,瑜伽行业快速发展,瑜伽老师成为了很多人的职业选项之一。时间自由、收入不错等等因素都为它加上了一层滤镜。

然而,来势迅猛的疫情揭开了这个职业的脆弱性。前几日有新闻报道,很多健身教练转型外卖骑手。入行不久的瑜伽老师面临着相似危机。

在此前,我们曾经分享过疫情之下关于反脆弱的思考。长期来看,短暂的「停下来」对瑜伽人来说或许不是一件坏事,回归瑜伽的初心才能走得更远。

「以前也许想做大,但现在更想做精。疫情最大的影响是内心和思考上,团队未来会更精进,更用心地分享瑜伽。」心瑜伽生活艺术空间的瑜伽老师晴思说。

印度阿斯汤加瑜伽总院KPJAYI官方一级授权老师 Jason 老师认为疫情不会对职业发展有太多的影响:「只要还活着,瑜伽就会陪伴着我,教瑜伽只不过是在向其他人分享我的生活方式罢了。」


直播,直播

疫情期间,Jason 录制了多个序列的网络教学视频,并通过抖音开展了阿斯汤伽口令课的公益直播。

何伟在两个瑜伽平台上做了课程分享,获得的收入都捐给了武汉。他认为,疫情让人们被恐惧情绪所笼罩,线上分享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大家消除心理上的恐惧。

「疫情之前,我也会在线上做课程直播和分享,但是没有像这个这段时间做的这麽频繁。通过线上视频,大家可以看到老师的教学,以此感受到共鸣,或者发现这就是自己想跟随的老师。

Fanny 也在微信上开展了视频课程,对象以过往学生为主,但还在考虑线上直播的形式。

「直播的话我是看不到对方的,不了解ta的身体状况,比如有没有血压的问题,之前有没有受过伤等等,还是会把安全性放在第一位。」

目前,Keep、每日瑜伽、超级猩猩、lululemon、抖音等都推出了瑜伽相关主题的线上直播或课程,覆盖了过亿的用户。

与之相较的是惨淡的线下教学。以往的三四月份是瑜伽馆收入的小高峰,但在复工路漫漫的形势之下,直播成为了馆主和老师们不得不去接触和学习的领域。对于瑜伽习练者来说,线下的氛围和联结永远无法被取代。但经过此次疫情,相信过去依赖线下教学的瑜伽老师,将越来越重视线上直播,并视其为传播瑜伽的重要渠道。


- END - 


采访 / Echo、麦麦

撰文 / Ec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