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成为好莱坞一线明星的瑜伽私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20-03-13 16:36:13 内容来源:原创  图片来源:原创  

文章导读

电影《美食、祈祷和恋爱》中,Julia Roberts 饰演的女主角在对生活感到迷惘时,离开人人欣羡的工作与婚姻,一个人踏上自我发现的旅程,从...

电影《美食、祈祷和恋爱》中,Julia Roberts 饰演的女主角在对生活感到迷惘时,离开人人欣羡的工作与婚姻,一个人踏上自我发现的旅程,从意大利、印度到巴厘岛,体验世界,思考人生。
这部电影改编自作家 Elizabeth Gilbert 的同名自传。无论是电影还是书中,瑜伽对女主角来说都至关重要。
在电影拍摄时,Kirschen Katz 是 Julia Roberts 的瑜伽导师。最初她计划每天教1小时的体式和调息法,但由于拍摄时间不固定,有时候只能采用更灵活的方式,比如充分利用两场戏之间的20分钟间隙来教授。
在成为瑜伽老师之前,Kirschen 是一名优秀的跑步运动员,并因杰出的成绩获得了多所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在接受采访时,她坦言自己从小遭受来自父亲身体上和语言上的虐待,直到14岁时才开始学会反抗。她通过父亲接触到了跑步,也正是跑步让她初次找到自己的力量并逃离了父亲。
虽然她的人生并不是一帆风顺,但「来自母亲的爱、跑步和瑜伽、以及对想要做出正确选择的渴望」让她当下的生活充满喜悦和平衡。

image.png

如今,Kirschen 是许多好莱坞一线明星的瑜伽老师,她的学生中不乏艾美奖和奥斯卡的提名者和获奖者。除了 Julia Roberts,还包括 Isla Fisher、Reese Witherspoon、Michelle Williams 和 Laura Dern 等等
然而,她最有成就感的工作是教孩子们瑜伽——在学校铃声响起之后。她说:我深深相信,正是瑜伽,让我展现了真正的自己
*以下采访首发于yogajournal.com
Lindsay Tucker=Q

Kirschen Katz=A

Q:你是如何成为一名瑜伽老师的?

A12岁的时候我是一名跑步运动员,曾获得了全额体育奖学金。后来,我一直在跑,但不再那么有竞争性了,身体有些崩溃。因此,在母亲的建议下,1989年我开始练习瑜伽至今,第一堂瑜伽课的老师是洛杉矶「瑜伽教父」之一 Steve Ross。

image.png

从34岁开始,我就试图成为一名演员,当时有很多很多的工作,直到1996年我有机会休息一年的时间,考虑我想做什么。最终我决定成为一名瑜伽老师,于是参加了教师培训。

Q:那你后来是怎么开始教演员们瑜伽的呢?

A:在夏威夷结束了上一段婚姻之后,我回到了洛杉矶。我很幸运出现在了正确的地方。有一次在理发店做头发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著名好莱坞制作人的妻子,她说,来教我瑜伽吧。

image.png
通过她,我认识了 Jenny Belushi ——她的丈夫是演员 Jim Belushi ,以及Shannon Motenburg,她的丈夫经营着一家制作公司。后来,也是她们把我介绍给了行业里其他的优秀女性,其中一位还把我介绍给了Julia Roberts,另一个人把我推荐给了 Reese Witherspoon。
2005年,我开始了解和适应这个私人化的瑜伽世界。好莱坞和娱乐产业的人,正如你可以想象的,都是基于引荐,因此保守秘密和赢得信任至关重要。

工作围绕着瑜伽疗愈,非常需要倾听的能力。有时候,可能有30分钟的时间,我们在一起散步、跑步,然后剩下的30分钟是瑜伽练习。也并不总是如此,很多人只想要瑜伽而已,我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情况。

image.png

Q:你与 Just Keep Livin 基金会合作,在市中心的学校教授瑜伽,作为一项课外活动。是单纯地教瑜伽,还是也以其他的方式参与其中?

A:去年,他们邀请我去讲述我的故事。说来话长。我和热爱纳粹的父亲一起长大。小时候,我必须为希特勒欢呼,但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的母亲是慈爱的,但她没有自己的声音,缺乏自尊;父亲——我称他为「父亲」,而不是我的父亲——他是希特勒青年团的成员,我是在一个充满暴力、言语和身体虐待的家庭中长大的。我希望和这些学生们分享我的故事,所以来到这里。我们练习瑜伽,一起讨论,这个社群之中充满感恩。回顾成长的过程,是的,我变了,从带有创伤的童年中走了出来。最初是跑步拯救了我,而现在瑜伽帮助我处理创伤。

Q:瑜伽是如何帮助你处理创伤的?

A:我通过学会静止来处理它。创伤后应激障碍来自战争,但也可能来自虐待。我有严重的焦虑症,也有阅读障碍,但从来没有人带我去看医生或治疗师,所以我总是靠皮质醇(压力激素)维持生命,我的肾上腺也因此崩溃。过去,我每周跑90英里,非常有竞争力。而我的体脂非常低,还得了贪食症。我不能忍受长时间不动以进入我的意识(觉知)。跑步有助于产生血清素和多巴胺,但瑜伽才是我真正需要的,它能让我放慢速度,呼吸顺畅,平静下来。然后,我能够接近和处理(创伤)。

Q:相比教授大课,作为一名私人瑜伽老师会有什么不同吗?

A:14年来我有很多学生,我看着他们的孩子长大,见证了他们的婚姻。我去过的酒吧和成人仪式比我能分享的更多。

但对我来说,最好的一点是没有干扰,因为这是一对一的。我只需要关注他们,这样的关系更加亲密,我也喜欢这样深刻的联结。在我的面前,他们允许自己脆弱(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在瑜伽课堂上做不到的。你真的可以把这1小时奉献给他们的健康,给予疗愈和滋养。如果你有一个30、40,甚至是80人的课堂,你很难真正照顾到每个个体。而通过私人课程,你可以了解他们当天具体的感受。

我去上课,被邀请进门,在一分钟内,我观察并了解他们在那一刻需要的是什么。这是一件特别的事情,我享受其中,也陪伴他们,走在一条不断成长和自我完善的路上。

Q:关于《美食、祈祷和恋爱》这部电影,你能分享更多吗?

A:当时 Julia 上我的课有一段时间了。有一天开车回家路上,我接到一通电话,她说,「靠边停车。我有部电影,是《美食、祈祷和恋爱》。」我知道这本书,也很喜欢作者,所以很高兴能和有这个机会一起去经历。 

我离开了三个月:一个月在罗马,一个月在印度,最棒的一个月是在巴厘岛。和这些奥斯卡女演员一起工作很有趣,但你会忘了她们是谁,因为你认识的是 Laura 或 Reese 或 Julia,名气之外她们的另一面是如此不同。

Q:请告诉我们一些你的个人练习。

A:我会规律练习20到30分钟的体式。练习每天都在变化,它随着我的心情而变化,随着我试图避免伤害而变化。我不是最灵活的人。我的事业依赖于我的身体,所以我从不尝试任何过于大胆的事情。

自我练习中,我会做很多调息,在洛杉矶开车的时候,总是做调息计数。还有大量的曼陀罗唱诵,也会使用精油。基本上我教授的就是我所练习的我喜欢倒立。就像这次采访之前,我练习了几次倒立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三天不练习,我就很难教课了。

image.png

Q:做瑜伽老师最难的是什么?

A:对我来说,唯一的缺点就是我糟糕的驾驶技术——仅此而已。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开车,我的车一年跑了25000英里。但我喜欢教瑜伽。我喜欢和我的学生一起练习,在那个过程中,我会忘记生活中的一切,完全处在当下,非常纯粹,我们一起运动,呼吸,我们是同在的。

image.png

我很幸运,能够教授瑜伽给那些正在走向美丽人生或享受美丽人生的人们。亦深感自豪,自己在遭受创伤的时刻创造了这一切。我深深相信,正是瑜伽,让我展现了真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