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身心

卡巴金教授:我感兴趣的是,人死之前是否好好活过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19-08-29 11:46:37 内容来源:原创  图片来源:原创  

文章导读

乔· 卡巴金教授是正念减压疗法(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简称MBSR)创始人,美国麻省大学荣誉退休医学教授,麻省大学医学...

乔· 卡巴金教授是正念减压疗法(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简称MBSR)创始人,美国麻省大学荣誉退休医学教授,麻省大学医学院医学、保健和社会正念中心的创立执行主任,麻省大学医学院减压门诊的创立主任。

他是西方当代正念/冥想运动最终走向主流的重要推动者,也是正念/冥想科学化和实证研究的开拓者。作为当代主流医疗界、心理学界、心理健康运动领域高度认可的科学家和禅修导师,他一直专注于正念减压疗法的研究、教学和应用。

尤为难得的是,作为很早接触瑜伽、禅修等东方传统的西方人,他将当时被视为神秘东方文化和宗教修行的正念、冥想,转变为普适的身心理论和方法,服务于不分地域、种族、文化、宗教的很多人。

《瑜伽》杂志有幸获得与卡巴金教授对话的机会,那他对瑜伽、正念、减压有怎样深刻而独特的认知?下面的访谈内容不容错过!

Q=《瑜伽》杂志

A= 卡巴金教授(Jon Kabat-Zinn, Ph.D.)

先有瑜伽还是先有正念

Q:关于正念的起源,它是源自佛陀的教导吗?如果是的话,瑜伽中也有正念的成分,而瑜伽的历史比佛教久远很多。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A: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佛陀教导了最清楚、最详尽的正念修习方法,而在佛陀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教法记载。但佛陀并没有“发明”正念。正如你提到的那样,正念本身的历史要悠久得多。但是佛陀的独特之处在于,他强调了修习正念的重要意义——导向解脱。事实上,佛陀曾在《大念处经》中说过:“四念处是可以使众生清净,克服愁悲,灭除苦恼,获得真理,体证涅槃的唯一道路。”在我看来,正念不只是佛教徒可以进行的训练,因为很多证据表明,佛陀并不是一名佛教徒,他是一个人。我在此并没有贬低佛教的意思。我认为, 佛陀的洞见和教法是关于心的本质和烦恼的本质,这适用于全人类,而不仅局限于佛教徒或学习佛陀教法的人。

瑜伽的练习必然是正念的练习。如果瑜伽中没有正念的话,我认为那不是真正的瑜伽。因为瑜伽是通过让身体回到当下,借助身体以及与身体有关的练习来感受一切。虽然存在许许多多的瑜伽练习方式,但是所有的瑜伽都是关于打开、敞开和觉醒的。因此不能说瑜伽早于正念或正念早于瑜伽,尤其是纯正的瑜伽。这只是我个人的理解,我对瑜伽的了解也不是很全面,或许瑜伽中也有与正念完全相反的部分。正如道教这种中国的古老智慧和修习方式,它的历史也远比佛教悠久。当达摩祖师把佛法从印度带到中国来的时候,在某种程度上也促成了佛教和道教精神的融合,从此在中国产生了独具特色的禅文化,这是一种源自两种宗教而又独特的修习方式。佛教传入藏地之后,和当地的苯教文化相融合,形成了独特的藏传佛教。流传在泰国、柬埔寨、越南、韩国以及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佛教尽管本质上一样,但都或多或少有一些不同。据我了解,大乘佛教的思想主要是在中国发展形成,大约始于六祖慧能之后,直到唐朝和宋朝才逐渐开花结果。

因此我认为正念是普世性的,属于全人类和全世界。传法或教法中的“法”在佛教的语境中,既是佛陀的教导,又是宇宙的法则,类似于道的概念。其中一个法则就是,如果你执着于某样东西是“我”或“我的”,你将会因此而受苦。渴求和执取直接带来苦受,同时还会积累更多的痛苦。正念对于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特别有帮助,尤其针对那些对道教、佛教、瑜伽完全不了解的人们。因为正念可以有效地帮助他们,通过觉察而看到自己有那么多的执着、厌恶和对事物的上瘾,看到由此给他们造成的痛苦,也帮助他们增长智慧。

Q:什么是正念瑜伽?因为正念减压疗法(MBSR)中包含了正念瑜伽。是否有非正念的瑜伽呢?如果瑜伽中已经运用了正念,那“正念瑜伽”中的“正念”是不是多余的呢?

A: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没有所谓的正念瑜伽,但是在正念减压疗法中,我们的确采用了“正念瑜伽”的叫法。因为在 40 年前的美国,人们并不了解瑜伽,对瑜伽存在各种奇怪的看法。于是我想给瑜伽取一个名字,把它和我们当时已有的禅修练习结合起来。我个人的理解是,通往真理的房间有很多扇门,这些练习都只是其中的一扇门。比如我们有身体扫描、卧禅、坐禅、行禅、食禅以及正念瑜伽。我们的正念瑜伽只是做一系列简单的体式,没有囊括瑜伽的完整体系。当时我们是在医院,跟有重度身心问题的病人工作。瑜伽在1979年还鲜为人知,当时的主流治疗方法是药物治疗。为了帮助病人康复,我们开始引入瑜伽和禅修。

与瑜伽的结缘

Q:令人好奇的是,您开创了很多东西,同时受到了很多东西的影响。那么是什么让您成为了您,让您从事现在的工作?正如您谈到在 1960 年代,很多人都在寻找智慧,您是其中之一。您练瑜伽,很多人也在练瑜伽。您禅修,很多人也在禅修。那么您与众不同之处在哪里?

A:我想说明的是,当时教瑜伽的不只我一个人,在我之前也有很多人在教。让我与众不同的是麻省理工学院和我的业力,更准确地说,是业力决定了一切。因为从我大约4岁能够记事开始,就对心和意识的本质很感兴趣。我父亲当时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一名非常有声望、备受尊重的免疫化学家,因此我在成长过程中,认识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父亲的一名学生也获得了诺贝尔奖。我沉浸在这样的氛围中,周围的人都非常有进取心,都想获得诺贝尔奖,希望对世界产生影响。我的母亲是一名画家,她活到 101 岁,一生从未展出过自己的作品。但是她非常热爱绘画,直到她 100 岁时才开了生平第一次画展。我是在科学、艺术、诗歌、音乐结合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小时候还演奏笛子。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开始思考如何把科学的认知方式和感性的、艺术化的认知方式相结合。科学来自客观的事实,而艺术来自意识的神秘之境,我考虑如何将两者统一、结合起来。1965 年我从菲利普·开普托禅师的一次谈话中第一次听到禅修,仿佛有一盏灯在我心中点亮了,我感觉那是我一辈子都在寻找的东西。当时我只有 21 岁。

最终要让身心完全放下

Q:有一篇文章写道,如果没有时间的话,就不会有死亡,因为你将不会有任何局限,你可以解决任何问题。在某种程度上,你的焦虑也会消失。您怎么看这句话? 

A:佛陀说过,苦的根源来自欲望,也就是执取和渴爱。如果你能够放下欲望,你将获得自由。因为未来并不由你决定,不管你是否喜欢,你都会生病、受苦、死亡。焦虑来自你对现实的抗拒。如果你不抗拒的话,你会活在平静之中。你可以通过训练而达到不抗拒的状态。很多优秀的禅修老师,就活在不抗拒的状态中。

Q:因此觉察到自己的贪欲,活在当下,不被贪欲控制,就是解决上述问题的一个好方法。

A:是的。你不能避免贪欲升起,但是当你有欲望的时候,你可以保持觉察。无论是藏传佛教中的进入禅定,曹洞宗的“默照禅”或“无法之法”,或我们所谓的“选择性觉知”,都是保持觉知的训练。如果你真正安住于觉知,当焦虑升起的时候,你会觉知到焦虑,也会觉知到焦虑渐渐消失不见, 觉知到这是一个升起、然后灭去的自然过程,就像你触碰肥皂泡一样。西藏人将这种经验描述为“自我解放”。但是你必须努力禅修,不要把一切经验当成是你的经验,否则就容易陷入头脑编造的故事当中,你需要与一切保持距离。

Q:一位哈达瑜伽大师告诉我:“有一天你能够体验到宇宙意识。”

A:他或许有独特的练习方式来实现这个目标,但是把身和心分离其实是二元论的看法。瑜伽一词的词根“Yogi”,意思是联结,将身体和内心联结、统一在一起。因此,瑜伽本身是不二的。但是很多瑜伽老师都持二元论,他们认为,我们的意识和更大的意识是分离的。坦白说,我更希望自己处在无知的状态,我不希望像哲学家一样充满了思辨,也不会想太多人死了之后的事。有一次奥普拉在电视采访中问我:“你认为人死之后的生命是什么样的?”我回答说:“我对死亡之后的生命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人死之前是否好好活过。”但是奥普拉当时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

Q:在死之前好好活过,这是一个非常智慧的回答。

A:因为在临终之时,当你回想起生命中的经历,可能在某一刻突然醒悟过来,发现自己的一生错过了很多事情。你错过了在死之前去爱的机会,你错过了觉醒的机会,因为你的生活总是忙忙碌碌,从没有活在当下。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的教学中, 更多的是从不二论或禅宗的视野来看待问题。虽然我曾跟随不同传承的佛教老师学习过,但是我在 21 岁的时候首先接触的是禅宗思想。我修习禅宗 13 年之后,才开始学内观(毗婆舍那)禅修的静坐。

对中国广大瑜伽和正念练习者的寄语


瑜伽(主要是哈达瑜伽)是关于力量、柔韧性和平衡性的一种练习,你同时也在训练心的力量、柔韧性和平衡性。相对于只是训练身体的力量、柔韧性和平衡性相比,训练心的这些品质更有趣、更重要,也更能够导向心灵的解放。因此哈达瑜伽是一种非常有智慧的法门,正如帕坦伽利在古老的《瑜伽经》中所写:“瑜伽就是止息意识中的波动。”身心始终是一体, 无法分离,有时候用身体来呈现,有时候则表现为心的意识波动。但是练习者需要有觉知,像旁观者一样去觉察,才能了解身心的经验和互动。如果你让我用一两个词来解释正念,我会选的第一个词是觉知,正念是纯粹的觉知,既不是从科学的视角,也不是从个人主观的视角来看待事物;另一个词是关系,比如我能够觉察到自己的呼吸,但是我觉察到呼吸和呼吸本身无法分开,它只是从不同的方面来阐释同一件事。不二论区分主体和客体,但觉知超越了二元论,不区分主体和客体,认为只有呼吸,没有呼吸的人;只有感受,没有感受者。因此,如果要了解你是谁,当你更了解自己不是谁,你就更了解自己是谁。当然这种了解是真正的体验,而不是头脑编造的故事。当你的头脑认为自己是谁的时候,你的自我会变得更大。


对于瑜伽来说,我认为当你真正开始练习之后,瑜伽本身会告诉你是谁,教会你需要明白的道理。禅修也同样如此,它们都是通向同一个房间的、不同的门。尤其在这个时代,很容易获得各种修习法门的资讯,比如可以通过阅读来了解。这也是我写书的原因。但是我必须有实修和体验,写出来的东西才是我真正想要表达的内容。或许 10 年之后,我想表达的和现在的不同,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我写的内容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因此我的书不仅仅是书,而是帮助你深入内在,尝试了解自己的工具,同时开始自己的正念修习。你可以不用按照我的方式,而是根据适合自己的方式开始修习。

访谈完整版发表于《瑜伽》杂志2018年9月刊“焦点”栏目


采访 / 陈思、童慧琦 编辑 / 陈思

资料整理 / 陈靓 首图 / Joshua Simpson

其他照片提供 / 正念生活品牌:睿心 WiseHeart

设计 / Fl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