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瑜伽习练

失去双腿,我还是可以练瑜伽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19-07-30 17:25:41 内容来源:原创  图片来源:原创  

文章导读

在课室中来回走动的,喊着体式要点以及矫正体式的老师,名字叫Dan Nevins。他是一个在伊拉克战场因爆炸而失去双腿的,退伍的陆军上士。现...

在课室中来回走动的,喊着体式要点以及矫正体式的老师,名字叫Dan Nevins。他是一个在伊拉克战场因爆炸而失去双腿的,退伍的陆军上士。现在,他在教授瑜伽课程,包括一些三小时长的特训,而这些课程都将为伤员计划(Wounded Warrior Project)筹集资金。

他要告诉大家,失去双腿,还是可以练瑜伽,并且,瑜伽从身心都拯救了他……“我一直在呼吁退伍军人来练瑜伽,这将会拯救他们的生命。”他对以上照片的摄影师Robert Stuman说。Robert 为他的热情与真诚所感动,称他为“真正的瑜伽战士”。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瑜伽战士”的故事……

失去双腿,

我可以做什么……


(图片:Dan 在伊拉克期间)

“那天爆炸发生之后,我向下看,我的右腿还有知觉,但是一种很糟糕的状态,而我的左腿则更像是勉强‘挂’在我的身上,当我看着医生把我抬到担架上,在内心深处,我猜到我可能至少会失去一条腿。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我的妻子和女儿,还有就是,失去双腿,我们该如何生活。当我从手术室出来,护士告诉我,他们不得不把我左膝以下的部位截去,他们还说,他们已经设法保住我的右腿,但最终,我可能还是会失去它。这些话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脑海中盘旋,我一直在重复问自己,‘没有了双腿,我还可以干什么?’”

Dan曾经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还是高尔夫球手。而他现在需要重新开始学习如何走路,跑步,这一次,他用的是假肢。

“我总是在尝试最新的运动,而现在,我不可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了,那么我可以是谁呢?我不了解假肢,我也没有认识任何截肢的人。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我是不是要一直坐在轮椅上了?我的妻子会因此而离开我吗?我的女儿还会继续崇拜我吗?”

瑜伽让我感受到,

之前从未感受过的自由与力量……


在一个朋友的建议下,四年前,他参加了人生中第一节瑜伽课,但他并没有感觉很好,这节课让他感到非常沮丧。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做瑜伽,因为做瑜伽似乎需要有类似“脚踝”这样的部位。

在2013年的时候,他再次进行了一次手术,因为这次手术,他必须脱下他的假肢长达八周的时间。他开始理解什么是深度抑郁,以及为什么退伍军人容易产生抑郁,虽然他之前没有试过这样,但这个手术让他少了平日的运动。他终日沉浸在悲伤、愤怒、焦虑的情绪中。

当他向朋友寻求帮助的时候,朋友跟他说:“你可能需要瑜伽的练习。”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一个直接并且明确的“不”,因为他之前已经尝试过,并且这个尝试让他更加沮丧,于是他的朋友建议他去尝试一下冥想。

而经过3个星期的冥想练习,Dan被冥想所带来的益处吓了一跳。他的观念改变了,他的抑郁症状也得到了显著的缓解,当他与朋友分享喜悦时,朋友告诉他:“看来你已经准备好继续习练瑜伽了!”

Dan这次终于同意了,在他胡乱地摸着自己的假肢经历了第一节课后,这次他决定不用假肢去尝试,从中,他发现了天壤之别。他第一次脱下假肢去尝试战士一时,感受是这样的:

“我之前从来不理解什么是‘根基’,而在战士一中,我终于在这十年间,第一次感受到了土地就在我‘脚’下的感觉,我感受到我的根基,能量从下往上通过我的双腿,我的胸膛以及手臂!我感受到了我之前从未感受到的自由与力量!”

从这开始,Dan的生活开始一点点地变化。Dan让自己的身体去适应瑜伽的每一个体式。比如传统的山式站立能量是从双脚开始向上,他就从膝盖开始。他爱上了瑜伽,这种热爱不仅仅让他克服重重困难,成为了忠实的习练者,进而让他在去年参加了教师培训,成为一位瑜伽老师。

这是现在,

成为瑜伽老师的他……


现在,他和Lyons Den Power Yoga的创始人Bethany Lyons一起工作,他们是在夏威夷的瑜伽培训中认识的,如今在一起号召更多的退伍军人尝试瑜伽。“越来越多的退伍军人开始习练瑜伽,大家都渐渐开始关注这个了。” Dan说。

翻看他的Instagram,你会发现,除了那些激励人心的瑜伽照之外……

他还在四处授课,只要那里有个平坦宽敞的地方。

不仅授课,他还在发表演讲……

骑马。

甚至跳伞。

熟练地打高尔夫。

登山也不在话下。

“瑜伽真的改变了我的生活,它让我意识到,即使没有双腿,我还是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并且,我还想激励周围的所有人,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改变这个世界。”

文章来自《瑜伽》杂志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