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瑜伽习练

听黄幻聊聊素食的“蝴蝶效应”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19-07-30 17:22:33 内容来源:原创  图片来源:原创  

文章导读

黄幻:素食1年,艺术工作者、演员。曾出演崔健的《蓝色骨头》,作品《万有引力》《魔宫魅影》等。文中配图为黄幻及其“反肉食”系列摄影作...

黄幻:素食1年,艺术工作者、演员。曾出演崔健的《蓝色骨头》,作品《万有引力》《魔宫魅影》等。文中配图为黄幻及其“反肉食”系列摄影作品。

“一只蝴蝶在巴西扇动翅膀,有可能会在美国的得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这是洛伦兹(Lorenz)著名的“蝴蝶效应”。 深刻的科学内涵和内在的哲学魅力,令我们不禁联想到自己身处的环境——大自然,正是一个混沌系统,我们在输入端写入“吃肉”和“吃素”的微小差别,经过系统迅速放大,在输出端就会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

给自己一个理由选择素食


因为职业缘故,我常看BBC的一些纪录片和科教片。有次看到一个关于牧场的片子,继而引发我的思考:万物皆有生命,哺乳动物与家禽动物的生理构造几乎与人类一致。人类为灵长目,能够对事物作出判断,对自己的行为作出选择,对过往的经验做出总结……我搜索了很多相关资料,对此有了深入的认识后,我决定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理念。

选择素食之后,我发现身边原来一直有很多隐形的素食者。他们最为普遍的是宗教或健康。与我同类理由者,极少。

我的理由是:

保护动物;节约资源;反暴力、反屠杀。

保护动物也是保护我们自己


为了满足大众的饥荒需求,维持对肉类的大量消费,肉制品工厂日益增加,养殖场内普遍使用抗生素、荷尔蒙、杀虫剂等来控制动物的疾病与成长。由于抗生素的滥用,细菌的繁殖愈发势不可挡,每年都因此滋生新型病例。恶劣的环境中每天都会有一些病死的同类,人们会把它们加工处理做成饲料再次喂食给养殖场内的动物。

人们每天吃着与自己身体同样质感的病态肉类和内脏器官,也许自我感觉身强体壮,但终究对抗不了各种“文明病”的侵袭,因为他们的体质已经被肉类彻底改变成为适合各种癌症以及病变细胞滋长的酸性体质。这些循环造成的恶果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为我们的生存留下多一点空间


早前已有研究发现:饲养和运输1公斤牛、羊和猪肉所需的能源,可以让一个100瓦特的灯泡点亮三个星期;制作一个汉堡要消耗一片厨房大小的雨林……这种消耗,生活在城市里的我们是看不到的。

现在“环保”“素食”等很多与健康生活形态相关的词汇已然变得非常时尚,但在践行它们的基本意义中,我们是否能够再深入一点?素食不是一个自我安慰的行为,不仅影响你的身体,也影响整个世界生态。

给未来留下一线生机


我在欧洲国家的菜市场里发现,他们的肉制品卖场跟亚洲地区很不一样,在那里你只能看到一摊红色大块小块的肉,根本看不到骨头与部位的形状。但在亚洲就很夸张,你能买到整个头,或是整只脚,包括内脏。西方人认为肉就是肉,肌肉脂肪组成的大块肉,内脏对他们来说不是肉,骨头他们更不愿意看到。想吃肉,又不想看到动物的原型,以减轻内心罪恶感?我认为这样挺虚伪的。当我们去超市购买肉制品,大多数时候看不到宰杀动物的惨状、听不到动物被杀前的惨叫……而是直接购买它们已经被 “肢解”的身体碎块。

正规的动物屠宰厂以一种流水线的工作方式:电击,吊挂,切割,分类,所有的动物在死刑前都是挣扎惊恐的,相当残忍。当这些画面以纪录片或图片的形式呈现在眼前,我的身体都会有条件反射,感觉肌肉酸痛。我再无法接受自己无意识地咀嚼着与我身体构造相近的生物肉,更别说市面上屡禁不止的“僵尸肉”“人造肉”“试管肉”……仅为满足口腹之欲,这不也是一种对自我的暴力和屠杀吗?

听从内心的选择


我曾在大学时期持续过一年素食,因为舞蹈工作,被迫吃肉。但近几年我又做回了一个素食者。我对素食的理解不仅仅是因为健康,它还关系着你我的生态环境。我能够理解一个肉食者走向素食的不易,我并不是极端素食主义者,不会强制身边的人一定要吃素。如果你真的想吃肉,却违背自己生存意识吃了素,那样对你的心理也会造成伤害。

生命的存在是复杂的,而素食是一个大于饮食范畴更多的生态系统,每人改变一个习惯,也许就会影响整个人类世界的进程和发展。

《瑜伽》杂志对话黄幻


Q:在你看来,所有人都适合素食吗?有没有担心过纯素饮食会导致营养不良?

A:在刚开始吃素的时候,我也担心过营养不良的问题。后来做了很多了解,我认为美国加州大学药学博土郑慧文研究的素食食谱“221素食法”非常好地解决了素食者的顾虑:二份五谷杂粮 +二份蔬菜水果+一份豆类的比例搭配进餐,可以确保素食者摄取充足的养分,当你和自己的身体达成共识,我们可以向地球索取得更少。

Q:素食如何影响着你的生活?有没有吃营养补充剂?

A:我很喜欢运动,体能与塑形是我每天都要坚持做的,运动完之后我会为自己补充植物蛋白,偶尔也吃鸡蛋和奶制品。素食后不需要用太多能量来消化食物,大脑变得清晰,肠胃吸收也会更好,睡眠时间缩短,但睡眠质量会提高。

饮食习惯变得精简,我的物质生活也因此有巨大改变,衣食住行所及都是必需品,闲置的衣物和日用品会送给有需要的人或低价卖掉。生活方式也慢慢影响到我的艺术审美与创作,包括价值观与世界观。

Q:当别人问道:“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拯救多少动物?”你会怎么回答?

A:你知道吗?2014年有4亿动物免于杀害,主要是因为全球93%的杂食者减少了吃肉。这说明非素食者更有能力拯救更多的动物。4亿是什么概念?相当于美国和英国加起来的总人口数。

虽然我们能够拯救的动物数量微小,但总有生灵因为我们选择了素食而幸免于难,也许它正被拖出笼子准备杀掉,只是因为不再需要满足那么多的欲望,就暂且放回去吧。也许我们不能永远地解救它们,但就是这延缓的一刻,你不去伤害它时,就已经是在保护它了。

撰文/黄幻      采访、编辑/普者黑    图片/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