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瑜伽习练

“伽人”说太极,太极传人谈谈瑜伽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19-07-12 11:01:48 内容来源:原创  图片来源:原创  

文章导读

“伽人”说太极 撰文/图:董娟 编辑:公主 董娟:首都体育学院瑜伽方向研究生、瑜伽百科网站创办人、李宁公司签约瑜伽培训师 瑜...

“伽人”说太极


撰文/图:董娟  编辑:公主


 董娟:首都体育学院瑜伽方向研究生、瑜伽百科网站创办人、李宁公司签约瑜伽培训师 

瑜伽和太极,诞生于喜马拉雅山两侧的文明,虽生发于不同之处,却在精神层面不期而遇,让那些充满生活哲理的力量,穿越时间与空间。

说到太极,必须提到祖师张三丰。多个史料证明,在北宋时期,武当丹士张三峰创立出武当内家拳。传说张三丰在武当山修炼时,一日看到雀蛇相斗,一刚一柔、一张一弛、一急一徐,缠斗良久,互不得逞。由是悟出了太极玄机,创立了武当太极拳法。

太极拳以养生为主,以技击为辅,是一种集武术与养生为一体,至高无上的拳法。作为一名有多年授课经验的瑜伽老师和一个有着多年习练太极拳的爱好者,我深深体会到:瑜伽和太极,都是最适合现代快生活的“慢”文化。

这两个诞生于喜马拉雅山两侧的文明,虽生发于不同之处,却在精神层面不期而遇,让那些充满生活哲理的力量,穿越时间与空间。然而,我发现,太极的推广远远不及瑜伽广泛和快速。

虽然,中国太极也获得越来越多外国朋友的认可,我们也试着做过各种有益尝试,比如简化24式太极拳的推广,现在已成为大学的体育必修课。只是,太极拳的市场推广严重滞后,这也是太极拳没有像瑜伽如此“遍地开花”的原因。

当然,太极拳推广可以借鉴瑜伽推广经验。但必须满足几个条件:太极拳老师的资质认证;太极拳的授课方式和授课侧重,要利用现代科学,符合现代人的生活需求;还要发展太极产品的产业化。

但现在,我不得不感叹:目前太极拳的习练场地实在太少了。

和“满街林立”的瑜伽馆相比,太极拳馆实在“寥寥”,我们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地方就是公园。公园里的确隐藏着许多民间高手,可他们很难收学生,因为老师们要考验学生是否愿意吃苦、是否能坚持、是否“尊师受教”等,这些传统收徒观念,像一条条绳索,束缚着太极拳,使它像个被捆绑的孩子,无法施展拳脚“传播”。

即便有少数拳馆存在,场馆位置偏远,网络宣传也极其简单,和瑜伽馆高大上的场馆设施、布局和网络宣传无法并论。不过现在已经有一些瑜伽馆也会安排太极拳课程。说明我们的太极拳还是有市场的,我个人觉得,也预示着太极和瑜伽结合的可能性。其实,太极拳本身是非常有魅力的,很多喜欢瑜伽的学员都想学习太极拳,我就是最好的例证。

习练方面的区别

习练太极拳时,一定要认真对待热身练习,有助于保护膝盖。我的经验是把站桩、踢腿、弓马步变换练习,做好这几项后,膝关节完全活动开再开始打拳。虽然太极拳结合了古代的导引、吐纳术,也运用中医经络学说和阴阳学说,尤其重视对人体的保健、养生,但它首先是一种拳法,离不开武术的根本特性。太极拳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具体的攻防技击涵义,同时因为技击动作暗合多种科学健身的原理而又具有健身、养生作用。

瑜伽是没有任何武术技击涵义的,瑜伽的涵义在于它的哲学思想,通过体式的练习,深入到呼吸、意念和心灵。在瑜伽习练中,我们首先学习如何让身体柔软、肌肉有力、身体健康、情绪稳定,这都是我们驾驭身体、控制情绪的第一步。所以,瑜伽经中说“瑜伽是止息心灵的波动”。

很多人在习练瑜伽之前,不知道左右腿平衡不同、左右腰部的力量不同、左右肩的伸展程度不同等,都说明我们的大脑或者意识并没有很好地和我们的身体联结,也没有很好地和我们的心联结。瑜伽习练能带领我们从身体联结走出,从而达到身、心、灵的连结,获得至高的生命智慧。

显然“武”是太极拳区别于瑜伽最为显著的特征。而它们,一个姿势飒爽,一个体式静美,都是人类智慧的展现。

太极传人谈瑜伽

撰文/图:张新樟  编辑:公主

张新樟:浙江大学全球化文明研究中心常务秘书长、吴式太极拳第五代传人

太极、瑜伽的修养手段和目标是什么?对这个问题要有深刻的思考,才能避免“磨砖作镜”、“积雪为粮”,盲修瞎练的现象。

我没有专门练习过瑜伽,但根据对瑜伽著作的阅读,感觉瑜伽对应于太极拳套路中强调的“形神合一”桩式,只是没有太极特有的阴阳运行方式。

太极修炼的根本途径和目标是精神意念,它是一种精神修养学。招术着重的是形体,功夫也可以很厉害,但是越炼离真功夫越远。所以太极拳不重招术,重精神状态,追求精神的虚寂状态乃是太极修养的第一要义。

我们的精神状态中最难破除的是敌我意识。敌我意识实质上是一种非常顽固的自我意识,就是在佛教中称为的“我执”,是非理性、如果没有特殊的修养是不可控的。

我们推手时总是感觉到有一个对手,凡用力时都有一个对手意识,但实际上这个对手意识就是自我意识,也是由自我意识形成的,是一个需要突破的对象。什么时候意识到对手只是自己的一部分了,对手意识背后的自我意识才能突破。因此,太极修养的着力点就是要突破“我执”。

我执是一种物质性的东西,有物理化学基础的,只要条件成熟立即会发生“顶扁丢抗”的烦恼反应。这种反应表现在心神扰动,比如听到获奖消息时,听到致命疾病的诊断时,甚至梦中的情节,都会让我们心神扰动。所以,我执及其产生各种反应是有物质基础的,在禅宗中叫做“无始无明”,单靠说理不能通,需要实际修炼。

凡是情绪出现问题的地方,内心必有结块。要观照那个结块,使其融化,这样一切外在力量都将找不到着力点。凡是情绪不稳的人,内心结块必定很多,需要外力不断冲击磨练,帮助消化。

情绪是外在世界束缚我们的精神手段和媒介,似乎是实有的,但其实介于有与无之间。如何能够把似乎强烈浓厚的情绪在瞬间转化为无形,获得强大的精神力量,这是精神修炼的重要实验课。

精神力量的培养是一个突破我执的过程,从“我”里面走出来,或者向“我”深处走进去,是精神从喧嚣中静退出来的超越过程。这是超脱和超越的过程,犹如清醒之人看梦中之事,如观众看剧本,剧痛、剧响都似乎遥远了,但是却能听到极细的声音,这是一个“潜移默化”地改变意识状态的过程。

我认为,太极和瑜伽修养的目的并不是一种功夫,而是一种精神层面的生命力,是一门涉及全身心的大学问,不只是形体技巧。小功法、小修行抵不住突发的身体上、人际关系上和事业上的小挫折,更不用说大挫折了。真正的太极与瑜伽功夫需要思想和精神方面的很深修养,需要处理好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大道的关系。如果没有这样的大视野,功夫有可能成为人生的一个陷阱。在全球化和现代化发展新状况下,太极与瑜伽如果能够把学术与修行、现代科学与传统智慧结合起来,就有可能为人类提供一种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完美结合的新的健康的精神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