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瑜伽习练

带上你的他,去做瑜伽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19-07-31 14:52:07 内容来源:原创  图片来源:原创  

文章导读

这个专题的出发点,本来是要讲在妻子影响下,丈夫一起做瑜伽的故事,但是以此为切入点,和几对瑜伽夫妻详谈之后,发现我们将要涉及国学和传...

这个专题的出发点,本来是要讲在妻子影响下,丈夫一起做瑜伽的故事,但是以此为切入点,和几对瑜伽夫妻详谈之后,发现我们将要涉及国学和传统文化,涉及婚姻家庭观,涉及人生追求这样宏大的主题。于是采编工作变成了一个学习的过程,让我们进一步了解到,瑜伽可以有多么深厚的内涵,瑜伽可以多么全面地融入“伽人”的生活。希望身为“伽人”的你,也能“心有戚戚焉”!


周佳&张克

瑜伽需要表达:去喝喝咖啡谈谈心

周佳和张克的婚姻,来自一段办公室恋情。他们早先是昆明一家公司里的同事,有一段时间张克去了北京,2008年返回昆明时,周佳正在另一家公司,招他去面试。那时候周佳已经在做瑜伽了,就开始带张克一起去。

张克遇到的第一个瑜伽老师,在健身房里既教瑜伽,也教肚皮舞。两个月后,周佳和张克去了专业的瑜伽馆。2012年,已经结为夫妻的两人决定,在昆明建立属于自己的瑜伽工作室。而在正式进入瑜伽行业的过程中,两个人对于瑜伽理解上的分歧开始显现了。

“回到真实的起因”

张克说自己属于对运动很容易上手的人,所以他投入地练习体式,不过周佳对于体式的系统有所保留。有一次在练习跳跃时,她的大脚趾出现了一点骨折,要打石膏,从此她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身体的问题。之前她还有偏头痛,所以开始自己去学中医,这方面她的悟性也很好。此外她还练习绘画,研究哲学。

张克本科是学法律的,他的逻辑思维影响着周佳。“我一直传递给她的一个信息是,不要直接去接受一些概念,你需要独立思考。她真诚地接受了我给她的东西,这是我感动的地方。”张克说。

在另一方面,妻子也影响了张克,让他发现自己“过于逻辑化”、习惯性地想要找理由压制别人的问题。慢慢地,他开始尝试接受一些以前觉得很神秘的东西,比如占星和塔罗。

争论也时有发生,而且两人的个性都是当天把事情说清楚,哪怕到深夜。场馆的经营以张克为主,两人也不会讨论体式习练,分歧在于怎样看待瑜伽,有时候细化到瑜伽里面的具体观点。久而久之,他们发现了对待这种争论的恰当方式。张克说:

“我们有时候去喝咖啡,表达一下各自真实的想法。不一定非要对方接受你的想法,但至少要让对方知道你在想什么,正如古鲁吉(B.K.S.艾扬格)在《光耀生命》里所说的,我们大部分人习惯于把自己当成受害者来考虑问题,过错都是别人的,当你为自己寻找理由的时候,的确可以找到。《光耀生命》我看了好几遍,觉得他可以用非常平实的语言,把生活中面临的哲学问题讲清楚。这对我影响比较大,你要多从别人的角度想一想,就比较容易理解,这个冲突是怎样发生的。

情绪需要一个宣泄的过程。但是宣泄过了之后,就会回到真实的起因。两个人吵一下会发现,自身存在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它只是通过争论表现出来而已。比如工作中遇到一些压力,日积月累,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压力,可某些小事很容易就触发了火气。所以争论其实是一个很好的观察自己的方式。”

“念念不忘”的力量

周佳的中医知识,对瑜伽馆的经营非常有帮助。起初是从熟识的朋友开始,利用瑜伽和中医的知识帮他们解决身心层面的问题,很多会员是基于这种认同和信任,开始习练瑜伽的。

张克曾在保险公司工作,对营销有一些概念,不过他发现“你不需要去用那些东西”。他特别认同电影《一代宗师》中的经典台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自家瑜伽馆就以“回响”为名(而且两个人英文名的第一个音节连起来是Echo)。“我发现如果你对自己是诚实的,对外也是诚实的,你讲的东西是你真心想做的事(念念不忘),就有一种力量吸引想要给你提供帮助的人(必有回响)。这个馆建立的整个过程,包括现在租的那个写字楼,真的就是如最初设想那样,慢慢地实现了。”

今年与朋友合作,把工作室扩大了一些之后,张克与周佳对于瑜伽馆经营的想法也有了转变:以前比较清闲,觉得照顾好自己就挺好的,不用操心其他事情;后来发现随着自己能力的提升,也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比如请更好的老师来上课,传播自己坚信正确的知识。

对于未来,虽然未必有一个清晰的步骤,但确定的是,两人还会在不断的争论和磨合中,继续各自的探索——按照自己的方式。

Liming&清凉

瑜伽需要包容:丈夫永远先认错

清凉和Liming两位老师的结婚照,是在新疆慕士塔格雪山(海拔7546米)山顶拍的,穿着羽绒衣、戴着雪镜。

深圳户外活动发展得比较早,两个人一开始是山友。到了婚嫁年龄,相处了一个多月就“闪婚”了。这个特别的婚礼让朋友们“挺崇拜的”,不过慕士塔格并非技术型山峰,所以后来他们去爬了一座技术型山峰——雀儿山。

后来有段时间Liming身体不是特别好,医生建议少做剧烈运动,于是瑜伽进入了两位资深山友的生活。

“你给我换口令”

2007年某一天,两个人看到一间瑜伽馆做宣传,清凉主动为Liming办了一张卡。当时很多人还觉得瑜伽是“女人干的事情”,而清凉情愿陪老婆一起去练。在家的时间,两人会谈论兴趣爱好,说话聊天更像是朋友。不过Liming不去练的时候,清凉肯定不去。这种情况在一次瑜伽表演之后发生了改变。

当时两人所在的印瑜伽馆搞周年志庆,由于只有两个男会员,所以清凉首当其冲上了台。“表演完之后,一些朋友就说,哇清凉你这么厉害啊!还有人对我说,你老公做得很好哦!这时候他的那种感觉就来了,就像小孩一样,很喜欢得到表扬。”Liming回忆说。

从此在Liming不去的情况下,清凉也会去习练。而且他本来身体比较僵硬,练得多了,原先做不到的体式能做到了,有了更多一层的成就感。

2008年,Liming报名参加瑜伽馆组织的YTT培训。次年瑜伽馆请来艾扬格大师亲自认证的高级导师John Leebold,开展第一届艾扬格教师认证培训,由于Liming的YTT培训尚未结束,所以就由清凉先去参加。Liming把YTT的内容教给清凉,清凉把跟John学的东西教给Liming,关于这段互帮互学的经历,Liming是这样描述:

“他要把老师教的东西教给我,我做体式,他喊口令。他一说复杂的、不干脆的口令,我就把他制止。他的口令不够精准,听着不够直接,我就不动,我说这个口令听不懂,你给我换口令。我们是这样练过来的。

还有调整,我和清凉在这方面是很自信的,John是澳大利亚的注册骨科医生,他教别人的调整特别好。John老师教了一个调整手法,清凉调我,啊不对,力气大了,调得不舒服、不稳定。然后我调他,就看调到什么样的力度、怎样的用力方式是最正确的。我们是这样相互调过来的。”

三条家规,三种感激

之前在山友的圈子里,有好多对模范夫妻,这一对看在眼里,也积极、用心地经营自己的家庭,于是有了三条“家规”:

其一,不管谁对谁错,男方要先认错;其二,白天争吵的问题,一定要在夜里12点之前解决;其三,晚上睡前要有交流,聊一聊白天发生的事情。

这一对也成了“模范”的瑜伽教师,未来的规划是继续学习、继续进阶,像艾扬格大师那样一直做瑜伽做到老。

现在除了工作和生活,两人的娱乐时间基本都和瑜伽有关。每年大年初一(其他节假日也一样),只要不去旅游、不回老家,都会约上一些朋友去练习。瑜伽馆的第一任老板,也经常会去跟他们一起晨练,都成了好朋友。

Liming说,在两个人的瑜伽路上,挺感激这些老板的,对夫妻两人一直给予支持和信任,甚至把瑜伽馆的钥匙交给他们。

另一个特别值得感激的人,是两人共同的老师John Leebold:“他是一个特别简单的老头,虽然人都需要钱来生活,但是他说,如果一个学生真的很想学瑜伽,钱少一点没关系,只要老板同意,我这边可以少一点。”

Liming还有一个感激的对象,完全出乎听者的意料:“我也挺感谢上天让我身体变得不好,因为身体不好才练了瑜伽。而且因为身体不好,清凉比以前对我还要好。所以我会觉得上天是公平的,关上一扇门,又为你打开了一扇窗。”

圆满&圆睿

瑜伽需要携手:我想我该拉他一把

北哥是非典型IT男,出身武医之家。在2012年的秋天,他为了爱人敏儿的梦想,两人在广州一同负债开瑜伽馆。当时他并不了解瑜伽,只是为了支持敏儿。在馆里,敏儿多次邀请他一同习练瑜伽,他都笑嘻嘻地保持观望姿态,说:“我打球。”

后来会员们积极习练的状态持续感染着他,让他开始发心了解瑜伽、习练瑜伽。北哥说,后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

“生若夏花般绚烂”

敏儿是幼师出身,为了给自己不堪重负的精神和身体减压,开始练习瑜伽。为了更深入地学习瑜伽,她辞去了工作,为此遭到家人的不解和极力反对。一段时间之后,由于不忍看到父母对自己的未来忧心忡忡,她回到体制内,到公安厅上班。但高薪稳定的工作没有给敏儿带来内心的平和。在那3年间,她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并开始兼职当瑜伽老师。这样的淬炼,让敏儿更多地认识自己、内观自己,明确了精神层面的渴求对于自己是何等重要。

她再次辞职,这一次不再退缩,因为这时有了重要的支撑力量——认识了北哥,开出了“夏花”。

谈到为何用“夏花”来命名自己的馆,敏儿说:“刚开始也想以一些很高深的字眼来命名,比如梵、禅、般若等等,但我觉得自己并不能真正理解其中的深意,直到偶然看到泰戈尔大师的名句‘生若夏花般绚烂’,受到了触动。我希望每一个生命都能呈现这样的状态,阳光的、敞开的、喜乐的,能给人带来能量的。”

“你学以致用得还不错”

在开馆一年后,完全没有经营管理经验的两人遇到了瓶颈,会员的习练、教师的培训管理以及场馆的规划发展等等问题逐一涌现。北哥忙于自己的正职,敏儿一个人操持着馆里的大小事务,已经捉襟见肘。就在她极力向外寻找解决方法的时候,受馆里一位资深会员的引荐,走上探索国学以及哲学的路。

“你的心、你的能量打开和投入的程度,决定了你这个馆的成败以及你所能感召来的教师和学员。”她说。结缘国学之后,听从老师的教诲,每天做功课,面对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认真地思考和面对……敏儿在这潜移默化中获得了内在的成长,之前面临的问题逐一得以解决。


长期的学习积累,会在生活中显现出点点滴滴的智慧光芒。敏儿说:“学习要持续,而且必须有规律地、有次第地、有系统地进行。否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学习的成果会被不停地覆盖,到头来你会发现自己一直在原地踏步。”

有一次北哥突然对她说:“我发现你学以致用得还不错。”敏儿窃喜的同时也很欣慰。在她看来,北哥的这句话有很多层含义:为你高兴;想向你学习;认可、欣赏的同时,也有一种紧张感迫使他进步。

于是在敏儿的建议下,夫妻两人一起学习:“工作环境的压力以及生活步调的差异,使得身边的另一半再理解你、再支持你,也不能完全进入你的内心,或与你的思想境界同步。要携手并进,两个人必须在一条线上,我想我该拉他一把。如果我们一起去学习,在面对家庭、孩子、父母等问题时能够一致,并且在学习的过程中,能主动发现自己的问题,运用智慧来解决,这样多好。”

“给予”证明着爱的境界,“引导”也是同样。两人一同走上修行之路,依止索达吉堪布上师,成为圆字辈弟子。

“生活是践行的路”

敏儿和北哥,成了圆满和圆睿。丈夫在妻子影响下接受了瑜伽、又接受了国学,两人说起生活感悟,真可谓是琴瑟和谐——

圆睿说:“生活中的每一刻,都在经历喜怒哀乐。开始了国学、瑜伽的学习后,你会注意到自己内在的惊涛骇浪或河清海晏。学了这么多知识,到了某一个节点考验你的时候,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跨越的,没有捷径。你必须一个一个台阶地上,全然地临在。”

圆满说:“瑜伽和国学都能很好地引领现代人回归生命内在。学习是获知的过程,是你思想瞬间的了悟,非常快,一念之间;生活是践行的路,是漫长的点点滴滴,这个点点滴滴是你每一天的坐言起行。‘知’在天上,‘践’在地上,‘知践合一’是要把天和地都联结在一起,真的是很难。”


黄冬梅&周开秀

瑜伽需要坚持:给孩子们做好榜样

第一次见到周开秀的时候,他的开场白令人印象深刻:他先是说自己的名字非常“秀气”,接下来说自己的身材不像个瑜伽人。

那是一个瑜伽庆典活动,一眼看上去,他是那种比较典型的商界成功人士,加上“秀气”的名字,在那样的场合有点错位感。他说自己的老婆在开瑜伽馆,将来准备放开自己的事业,全力去支持老婆。于是有了一段时间之后的这次探访,在深圳宝安区沙井一个名叫“灵悦”的小瑜伽馆里。

言传不如身教

周开秀的身材比之前“秀气”了一些。他说自从4月底开了这家馆,自己每天6点起床去打球,3个月已经瘦了12斤:“我们开了这个瑜伽馆,我不能比以前更胖了。要是自己都不去锻炼,不去努力,就没有人相信我了。”

周开秀和太太黄冬梅都是江西人,说起话来慢声细语,保留着家乡口音。他们靠自己的打拼在深圳扎了根,养育了一儿一女,大的今年18岁,小的14岁,丈夫与人合伙经营工厂。和瑜伽结缘始于黄冬梅5年前一次逛街,看到家附近开了一家瑜伽馆。那之前她在电视和网络上了解过瑜伽,于是就去练习。

最初的动机,无非是“希望自己更健康,提升一些气质”,但是慢慢地,她发现了练瑜伽更重要的作用:“那时候每天下班回来,很快地买菜做饭,吃完饭就出门去上7点的瑜伽课。跟小孩说,你们在家好好写作业,妈妈去上瑜伽课。他们说,今天下雨你就别去了呗!我说不行,我练瑜伽跟你们上学一样,也需要坚持。我觉得,做妈妈的练瑜伽在坚持,孩子们读书乃至做任何一件事,是不是也要像我一样啊?”

习练一段时间之后,黄冬梅发现自己腰椎、颈椎的症状好转了,于是在老师鼓励下,准备将瑜伽作为自己努力的方向。孩子们也在潜移默化中,到馆里习练瑜伽。

“她喜欢这个”

不过周开秀很少去馆里练习,因为大课都安排在晚上,附近打工的年轻人只有那个时间段有空,而他在晚上要陪客户或者开会。有时间的话,他会在家里打坐、唱诵。

场馆的经营以黄冬梅为主,周开秀以自己经商和读EMBA得来的经验辅助她。将来如愿开了大馆之后,周开秀还希望运用自己20多年的工厂管理经验,给打工的年轻人讲一些工厂管理知识以及生活经验——比如家庭矛盾如何解决。

他讲起劝解本厂一个年轻人的事:“他说要跟老婆离婚。我就问他,你为什么要离婚?他说搞不定自己老婆,老婆一根筋就要离。我说你作为一个男人,你就服一下软嘛!他说,我为什么要服软?但是那天晚上回去他想了一下,觉得我讲的是有道理的。他就跟他老婆道歉,只要道歉就好了嘛,后面什么事都没有。实际上,家庭矛盾(的结果)就这么一点差异。你一个男人,如果在老婆面前这一点服软都没有,家庭还怎么走下去啊?”

周开秀说,现在工厂不好做,所以如果瑜伽生意进展顺利,将来就准备全面转行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喜欢这个”。

“慢慢地搞出一点路数”

在谈话中,你可以从周开秀口中听到“骨正筋柔”这类字眼。了解瑜伽的过程,也生发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他有几次说起教育的问题——重视技能,缺乏对言语、行为的培养,缺乏“吃苦教育”,而解决问题的钥匙就在传统文化里面。

他给孩子们讲过自己奋斗的经历:起初是在富士康做管理工作,后来因为电镀老是做不好,他被老板派到电镀部做部长。开始他对电镀并不很懂,但是觉得“这也是个机会”,通过一天天的努力,把电镀的药水、供应商、整个管理体系都搞熟了。后来有供应商发现“这个人不错,从技术参数、操作条件,到计算、报价都很熟悉”,就想挖他过去。这间接促成了他出来创业:“我想他们要挖我,说明我还有价值。你挖我过去,还不如我自己出来做。刚出来什么资源都没有,不像在富士康里面,要什么就有什么。出来只能靠自己打拼,慢慢地搞出一点路数来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你敢于去闯,能坚持,还是有机会的。”

离开他们瑜伽馆的时候,正碰上几个小朋友来上暑期班。黄冬梅说:“这里地方比较小,比不上特别繁华的地方……现在刚起步,先给自己沉淀一下,慢慢成长。”

采访、撰文:子玉、普者黑